傲宇閣 > 歷史軍事 > 三國之董卓之婿 > 第一百二十九章:閻圃之言
    “敗軍之人,只求一死”只見閻圃淡然道。

    高順一愣,注目看了幾眼后,突然笑道:“本將明白了,張衛死了,你若活著逃回去,估計張魯難容,且也會害了你的家人,不過本將好奇,既如此,為何不自盡,那豈不是更能讓張魯同情”

    閻圃聽后,坦然道:“身體發膚,受之父母,圃愿死,但絕不自死,自盡,乃弱者之為也”

    高順目光一動,隨即陡然神情一變,冷酷道:“那好,本將就賜你一死,全你忠節”

    “將軍”旁邊將校意外道。

    閻圃表情微變后,抱拳道:“多謝將軍”

    “推下去,殺”高順右手一揮。

    “諾”

    隨著兩名士兵靠近后,閻圃一揮手,平靜道:“不必,圃自己走”

    說完,閻圃便準備離去,然剛走幾步后,高順突然笑道:“好,好,不虧是主公看重之人”

    閻圃一頓,有些意外的扭頭看向了高順。

    高順上前一步后,莊重的行禮道:“當日本將就聽主公說過,漢中有才,名曰閻圃,恨不能為其所有,今日先生到來,順豈敢傷害,剛才多有得罪了”

    閻圃一愣,稍稍有些驚訝道:“沈相知道在下”

    高順嘴角一揚,“天下之大才,主公的手中都有記錄,閻功曹,莫非你真以為我主是那荼毒百姓之人,禍害天下之輩”

    閻圃聽后,搖頭道:“當然不是,不僅不是,沈相還是當代雄主,其所作所為,遠遠超過了董卓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各為其主,圃既為師君之謀,自然要為師君所想,漢中若不出戰,早晚必被沈相吞并,此戰,我軍輸在小看了將軍,更沒想到將軍竟然有那發放飛石之物,竟然還有那如此神武銀甲之將”

    “哈哈,這不算什么,我長安有一院,名曰天巧,就專門負責這個,至于子龍,那倒的確是主公麾下,數一數二的猛將”

    “閻功曹,你乃大才也,本將不但不會殺你,還會滿足你的愿望,護你家人的安全”高順認真道。

    閻圃聽后,道:“將軍,圃感謝你的不殺之恩,但這不代表圃就愿意歸順沈相”

    高順笑了笑,道:“先生誤會了,歸順不歸順,那跟本將沒關系,本將唯一要做的,就是把你送去長安,為主公挽才”

    閻圃聽后,微微嘆了一口氣,他非圣賢,若能不死,又豈會強求,且對張魯,他也是感激知遇之情,還沒有到真正的誓死而投,回頭看了一眼遠方后,臉上露出一絲無奈,此戰過后,漢中估計很快就會易主了,不是沈輔,就是劉焉。

    “子柔先生,長安絕不會讓你失望,那張魯不過一守成之輩,叛主之徒,其根本配不上先生的才華,而我主坐擁關中,西涼,河套,河東,更上尊天子,而握柄天下,那里才應該是先生這樣的大才,縱橫馳騁之地”高順嚴肅道。

    閻圃眼神一凝,看著高順道:“將軍既如此說,那圃有一言,不知當說,不當說”

    “先生盡管明言”高順道。

    “沈相要收漢中,解除出兵中原的后顧之憂,成強秦之勢,而如今漢中精銳盡喪,收復漢中,只是時間問題,但圃建議,決不能殺害師君”閻圃認真道。

    高順眉頭一皺,“為何?”

    “其一師君以教安民,極得人心,沈相若殺之,漢中人心難服;其二師君乃道家大賢之后,若殺之,有違尊賢,不容道統,必損氣運,自有禍端,若朝廷大軍真的收復漢中,又擔心日后的穩定,可將師君遷往關中,賜侯封爵,授予道廟,如此不但可得民心,更獲天利”閻圃輕聲道。

    高順面色一變,“我主仁義,或可允諾,但就怕張魯不甘心”

    “不”閻圃苦笑了一下,道:“比起天下大業,師君更關心修道問心,其自己也說過,據一地之才,尚有,圖天下之能,不足,只要沈相誠心,圃肯定可定,師君日后必入廟,而永世不出”

    高順點了點頭,道:“先生之言,本將定會上奏主公”

    閻圃聽后,感激道:“如此在下也可以安心做個階下囚了”

    “先生嚴重了,主公雖出征在外,但殿閣,尚書等皆乃當代名謀,定會厚待先生”高順說后,道:“立刻派人護送子柔先生前往長安”

    “諾”

    當閻圃被人帶走后,旁邊一人低聲道:“將軍,這閻圃剛才所言,不會是為了保住張魯的性命吧”

    高順聽后,搖了搖頭,“某看不太像,他所說的其實很有道理,對待張魯,寬比殺更好,我關中也不缺修建一座道廟之金錢,去了關中,他也的確翻不起風浪,只不過如此之為,正如本將剛才言,需要張魯自愿”

    當黃昏漸漸降臨后。

    “將軍”只見胡軫帶著大批人馬回來了。

    高順看后,連忙上前,關心道:“胡兄,你沒事吧”

    雖然胡軫如今名義上是的他麾下,但畢竟資歷高,且此次過后,估計很快就要升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沒事,此戰實在打的痛快,另外還繳獲了一件奇寶”胡軫笑道

    “奇寶”高順一愣。

    “帶上來”胡珍一揮手后,只見一臉恐懼,落魄不堪的楊昂被士兵們給押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此乃何人?”高順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據說是那漢中主簿楊松的弟弟,他言有辦法,可讓我軍,不費一兵一卒,拿下漢中南鄭”胡珍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高順一驚,立刻看向了楊昂,嚴肅道:“你所言當真?”

    “當真”楊昂連忙點頭后,道:“高將軍,其實我家兄長一直崇敬相爺,此次出兵,兄長就曾經極力阻止,是那閻圃小人,不斷鼓動張魯,才有了如今的局面”

    “哦?”高順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見高順似乎還有些不相信,楊昂著急道:“將軍,其實不止如此,兄長同相爺一直有聯系的”

    “什么”高順臉色一變,道:“你可有證據?”

    “有,將軍”這時,胡軫拿出了一封密信。

    高順接過,翻開一看后,點頭道:“這的確是主公的親筆”

    “將軍,在下也是沒辦法,但其實在下多次勸過張衛,讓他撤軍,可惜都被閻圃給阻止了”楊昂道。

    高順微微沉默后,道:“先把他關起來,不要委屈了,本將即可上奏軍機閣”

    “諾”
外围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