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宇閣 > 都市言情 > 山溝知萬界 > 第413章 大慶皇朝5
    “這是什么酒?怎么有貢米的香味。”

    炎軍詫異了一下,抬頭看了對方一眼,二十多歲一個青年,一臉正氣的相貌,表情不怒自威,臉上好像寫著‘我爸是李剛’幾個大字。

    炎軍就很不爽,干脆沒搭理他,你老子是皇帝今天都不好使!

    青年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大膽!我家公子在問你話呢!”身邊的大漢已經抽出劍來,其他人也不懷好意的盯著炎軍。

    炎軍依然不帶搭理。

    環兒一下酒醒了,連忙起身嬌聲道:“各位爺別生氣,這位客官喝多了,你們就別計較!”

    開青樓的,背景倒也不一般,但這天子腳下,你搞不好誰頭更大,能勸和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青年冷笑,這家伙像是喝醉的樣子?分明是在蔑視他!

    身邊的護衛立馬會意,冷哼一聲,一把將環兒推倒到地上。

    炎軍目光迅速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懷疑你盜用皇家貢米,馬上配合調查!”護衛頭領樣子的中年先給炎軍定下一個罪名,然后不由分說伸手去拿葫蘆酒瓶。

    炎軍隨手拿起桌面的酒壺,用上不小的力氣朝對方臉上砸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哐當……”

    酒壺直接在他臉上炸裂,酒水夾帶著血水滑落。

    現場突然一陣安靜,連大堂里咿咿呀呀唱戲的女妓都停了下來。青年也在護送下迅速遠離一些,只是臉上已經陰沉如水。炎軍這一酒壺,打的是他的臉。

    “哎喲,龍公子怎么來了也不提前知會奴家一聲,奴家馬上讓仙兒姑娘過來陪您!仙兒!仙兒!!快下來陪龍公子!”老鴇驚慌失措的從樓上跑下來,一臉的慌張。

    龍公子?

    青樓里的人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這是皇姓。

    龍公子同樣沒搭理老鴇的打岔,一臉陰沉的緊盯著炎軍。

    護衛首領這個時候已經從錯愕中反應過來,用手摸了一把臉,鮮血染紅的整張臉,也讓他顯得格外的猙獰。

    也不拿劍,直接空手赤拳的大步走來,不過是一個小白臉,今晚死定了!

    靠近的時候,大手朝著炎軍胳膊抓過來……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眾人眼前一花,大漢已經倒飛出去,直接砸在幾米開外的地方,掙扎幾下,半天沒能爬起。

    眾人一呆。

    馬上有兩人過去扶人,其余的護衛則都拔出各自的刀劍,警惕的戒備著。

    “我的爺哦……”老鴇身體踉蹌一下,干脆裝暈倒在地上,一幫姑娘連忙驚慌失措的過來把人抬走。

    樓上的仙兒姑娘人都已經到樓梯口,頓時又退了回去,眼下這種事情,已經不是她一個花魁可以摻和的。

    “天子腳下,目無王法,將他拿下!膽敢反抗,殺無赦!”龍公子沉聲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眾護衛冷喝,然后持劍接近。

    “大哥怎么這么大的火氣!”

    門外人群涌動,又一個青年在一眾護衛的簇擁下抵達。

    青樓眾人一看,馬上驚慌的整理儀容跪下,稀稀拉拉的呼道:“參見二皇子殿下!”

    二皇子……

    那剛才這個豈不是當今太子?

    不少人都覺得腿軟,感覺蹚了渾水。好想走,但大門口已經被二皇子的人給堵住,現在走后門還來得及嗎?根本不敢動。

    “諸位無須多禮,快快請起!”這位二皇子連忙道,十分謙卑。

    只有炎軍始終還坐在自己位置上。倒是覺得有趣,一國太子無人識,二皇子一出來就受眾人參拜……是太子太低調?還是二皇子親民?

    太子此時臉色已經陰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皇兄為何如此大動干戈呀?”二皇子奇問。

    太子沒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回稟二皇子,這暴民的酒里有皇家貢米的氣味,我們只是要檢查一下,不料黎將軍竟然被出手重傷,天子腳下簡直目無王法。”身邊的侍衛出面解釋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……想來這位小哥也是不知皇兄身份,我讓他給皇兄道一個歉,皇兄仁善,想來不會斤斤計較。”二皇子道。

    不等炎軍回應,太子就冷哼一聲,粗聲粗氣道:“將他拿下!”

    誰才是太子啊?哈?孤憑什么聽你的?

    二皇子一臉不忍心,但最后只是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讓人覺得耐人尋味。

    青樓的客人們一看,就能感受到他的無奈,是啊,畢竟他只是二皇子,無權阻攔太子飛揚跋扈……如果二皇子是太子就好了!多親民,多仁慈啊!

    太子的護衛已經持劍靠近炎軍。只要他有任何反抗的表現,立馬斬殺劍下,以此捍衛太子威嚴!作為太子身邊的隨從,他們明白太子的心意,這小子必須死,尤其是二王子插手之下。

    炎軍冷眼看著他們在演戲,直至這些護衛靠近,放在桌子下的手才突然舉起,還拿著一把長劍。

    太子的護衛先是一驚,隨后卻大喜過望,紛紛揮劍砍下。只要把這小子殺了,太子一定重重有賞。

    現場的燭光其實并不明亮,但在這個環境下,龍鱗劍卻分外閃亮,仿佛神劍出鞘一般。

    “哐當……!”

    幾截斷劍在空中飛濺,驚得周圍的人一陣躲讓。

    再定神一看,太子幾個護衛的刀劍全被削斷。而炎軍則已經站起,手持龍鱗劍,威風八面。

    兩位皇子的護衛都不約而同的攔在主人面前,一時大為緊張。

    “天子劍?”二皇子覺得這劍的形狀很熟悉,是天子劍的造型沒錯,這讓他一陣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膽子!居然敢偽造天子劍!想造反不成!”太子怒問,這不是天子劍,天子劍甚至沒這么威風,也沒這么鋒利和堅韌。

    炎軍坐回自己的位置,無語道:“別煩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現場一陣冷寂。

    連兩位皇子都有些錯愕。

    誰給這人這么大的底氣?

    這里是大慶皇朝的皇城!皇家有著至尊無上的地位和絕對的權力。

    就算是造反,也不該是單兵匹馬呀?

    但太子說他酒里有貢米的氣味,這就更耐人尋味,莫不是和皇室有什么關系,所以才這么膽大妄為?

    連兩位皇子都不得不深思熟慮,但即便絞盡腦汁,也想不到皇室里還有誰能凌駕在自己頭上。
外围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