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宇閣 > 歷史軍事 > 回到三國的特種狙擊手 > 第2077章 李世民的應對
    普濟、玄照和一眾寺廟的人商議后,眾人便各自離去。

    這時候的所有人,都已經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是真正信服王燦。

    因為眼下的情況,只有王燦才能解救他們,才能讓他們脫離眼下的困境。所有人回到各自的寺廟后,便是快速的宣傳起來。

    寺廟本就是人來人往的地方。

    消息一傳出,百姓更是激動了起來,尤其信奉各個寺廟的信眾,更加的激動,都是宣傳各自寺廟的偉大。

    消息傳出后,頓時在長安引起波瀾。

    慈恩寺內。

    后方藥師殿內,龍海大和尚正在念經,這是他的功課,每日都要參禪念經,以便于調整自己的情緒,以便于領舞佛祖的智慧。

    在他念經結束后,卻有寺廟中的一名僧人進入,在龍海大和尚的面前行了一禮,說道:“方丈,外面傳出了消息,長安境內的所有寺廟,包括長安城內的寺廟,全都是一起宣傳消息,他們如今配合朝廷的調查,愿意捐出財物和土地。”

    龍海說道:“這本就是他們無法阻攔的事情,沒什么好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僧人繼續道:“除此外,各寺廟還出了一則告示。他們今后所有收取的功德錢,會全部用于救助百姓。以及信眾捐贈的土地等,寺廟都會無償給貧苦百姓耕種。”

    龍海這才眉頭上揚。

    那灰白的眉頭抖動,片刻后,卻是笑了笑,露出了笑容道:“這其實算是一件好事情,不管如何,總歸是有利于信眾的。而且各寺廟的處事方式,我早就不贊同了。他們如今的做法,其實和咱們慈恩寺相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龍海擺了擺手,道:“下去吧,關注一下就是,不必過多的議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僧人轉身就退下。

    龍海的腦中,一下想到了王燦。

    因為事情最早的時候,就是王燦提及了慈恩寺的苦修方式,最終王燦去覲見皇帝,說了天下寺廟富得流油一事,導致有朝廷打壓佛門,清查各個寺廟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也一樣是如此,不斷的清查全國各地的寺廟。不過隨著各寺廟的應對措施出來后,便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龍海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這些事情和他沒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管的。

   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。

    龍海不再念經后,便開始在大殿中練武。他練武的時候,速度極為緩慢,一招一式,仿佛是蝸牛爬一樣,可偏偏這樣的慢動作,卻透著一種與眾不同的藝術感。

    看上去極為協調。

    即便是龍海身材肥胖,可這一套龍象勁拳法,在他的手中,卻是出神入化。仿佛龍海本身,便儼然化身為龍象一般。

    這是極為不簡單的。

    在龍海練拳時,不久后,又有一個僧人進入了。

    僧人知道龍海在練拳,所以沒有打擾,而是等了半刻鐘左右,等到龍海練拳結束后,才開口說道:“方丈,外面忽然傳出了消息,說是如今青龍寺、白丘寺,以及其余的諸多寺廟,如今都是尊奉王燦的安排,是以王燦為主的,為王燦效力。所以他們如今執行的,便是王燦的命令。而且這些寺廟中,還隱隱傳出了消息,說什么王燦是世尊轉世,是真正的佛祖轉世。所以這些寺廟,才會聽從王燦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僧人說了大致的情況后,卻是有些氣憤的道:“這說什么王燦是世尊轉世,說什么王燦是佛祖轉世,那簡直是荒唐,怎么可能啊!”

    龍海聽到后,也是神情略微凝重。

    事情不簡單啊!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,各寺廟的和尚,竟然主動為王燦效力,還給王燦加上了什么佛祖轉世的頭銜。一旦這一事情真的坐實了,或者說形成了共識后,王燦便等于是佛門的領袖,是誰都無法抗拒的,王燦說什么,那么各寺廟的和尚就只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風雨欲來啊!”

    龍海擺了擺手,讓僧人退下后。他臉上的神情變得肅然起來,下意識的便想要離開慈恩寺,前往王家拜會一下王燦,探尋一下是什么情況。

    不過龍海思慮一番后,最終又壓下了這個心思。

    事情還不明朗。

    暫時不適合去拜訪王燦。

    可以再等一等。

    龍海最終沒有見王燦,可龍海能夠忍住,宮中的李世民,卻是聽到消息后,有些坐不住了,原本打壓佛門的事情,是王燦來提議的,李世民也認為很有道理,所以不斷的清查佛門,把所有隱藏在佛門的和尚和人口,全部都清查出來。

    是有極大成效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,突然就發生了變故,讓李世民很不適應。

    李世民安排了人,把杜如晦、房玄齡和長孫無忌請來了,說了王燦作為佛祖轉世的事情,正色道:“如今各個寺廟,都宣傳王燦是佛祖轉世,而且說得言之鑿鑿的。這一事情,你們是怎么看待的?”

    長孫無忌道:“陛下,所有寺廟一起宣傳,情況有些不對勁。最關鍵的是,都宣傳說為王燦效力。這一事情可大可小,如果真的演變到不可控制的局面,便不利于朝廷。所以關鍵,還在于王燦這里,需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房玄齡道:“陛下,依我看,還得走一趟王家,和王燦碰頭,看看王燦怎么說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開口道:“陛下,王燦身份特殊,尤其王燦所展露的才能,那是極為重要的。所以眼下的情況,臣也認為需要走一趟王家,親自問一問王燦。總之光明正大的提出來,總是好過旁敲側擊,以及選擇逼迫問話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笑道:“朕可不會去逼迫王燦做什么,王燦對大唐的貢獻,那是有目共睹的。最關鍵的是,晚才敢可不是什么凡夫俗子。一個能為大唐帶來國運昌隆的人,這是絕對不能出任何問題的,所以還是得朕親自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

    杜如晦、長孫無忌和房玄齡齊齊開口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極為睿智的人。

    三個人判斷出來的結果,其實是相差不多的。如今李世民親自走一趟,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,不管是想要怎么解決,總歸是極好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雷厲風行的人,他說干就干,當即就乘坐馬車出宮。

    馬車出宮后一路急趕,在短短時間內,李世民就已經到了王家。當房門敲響,門房打開門,一看到是李世民來了,頗為驚訝,卻是連忙就領著李世民進入。

    只是李世民進入時,門房帶著到了書房,卻得知王燦不在,而是去了后山。

    是李淵把王燦叫過去的。

    就是為了佛門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世民抵達時,李淵正在和王燦說話,李淵說道:“王燦小子,朕就不多說你什么,你是響鼓,不需要重錘敲打。天下佛門太多了,如今整個長安境內的寺廟,都說你是佛祖轉世。他們這么做,其實純屬的要利用你,并非你是什么真正的佛祖。”

    王燦聽到后,笑了笑道:“太上皇放心,這一點我是清楚的。我就是一個普通人,我就是我,怎么可能是佛祖轉世。至于他們需要尋求我幫助的事情,那也沒有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對王燦來說,佛祖轉世。

    乃至于是其余的身份,他都不覺得有什么,而且也不過是一群人故意宣傳的。

    這事兒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王燦的一番話后,李淵繼續道:“你小子是有主見的,你說沒問題,那就真的沒有什么。總之,少和寺廟的人牽扯上關系,這些人不是什么好東西。”

    王燦道:“太上皇的提點,小子銘記于心。”

    李淵點了點頭,擺手道:“忙去吧,我這里的事情,我自己會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燦點頭應下。

    只是他轉過身是,才看到了來的李世民、杜如晦等人。李世民站定后,開門見山說道:“王燦,朕今次來,就是為了佛門說的事情。不僅說你是佛祖轉世,還說他們為你效力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李世民道:“王燦,真有這事情嗎?”

    王燦笑了笑,說道:“青龍寺以及其余的各寺廟,已經走投無路。他們沒有其余的辦法,所以為我效力。至于宣傳我是佛祖轉世,是為了增強我的影響力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王燦繼續道:“我認為他們的宣傳,沒有什么影響,而且是有利于天下百姓的。畢竟各寺廟改革后,他們要改掉以往的陋習,要開倉賑災,要救治百姓,要讓百姓從困苦中走出來,這是極大的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問題是這些事情都打著你的幌子辦事情,萬一以后這些寺廟中,任何一個人要作亂,該如何處置呢?”

    王燦笑道:“陛下,以后的事情,誰能夠預料得準呢?不過我眼下就有一句話,他各寺廟按照目前的改革,其實是有利于百姓的。而且這些寺廟以后要作亂,那也沒有什么,直接鎮壓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行,既然你已經有足夠的信心,朕就不多說什么。總之一句話,把事情做好,讓所有寺廟的人都打起精神做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謝陛下!”

    王燦恭恭敬敬的道謝。

    待道謝結束后,李世民還是沒有多呆,所以早早就回宮去了。

    對王燦來說,和李世民交談一番,又得了一些收獲。
外围投注